吴毅峰:孙杨误解了西方的文化 – 开云网

吴毅峰:孙杨误解了西方的文化 | 开云网

googletag.cmd.push(function() { googletag.display(\’dfp-ad-imu1\’); });

当然,凡事都可能有看不见的一面,比如有什么看不见的故意刺激、挑衅、挑逗,导致对方情绪失控。在《三国演义》中,孔明有“三气周瑜”的桥段,这在日常生活中也是存在的事情。

三、孙杨以前(2014年)有案底,被停赛三个月。

大家都知道,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孙杨抗检的那一次,他有任何嗑药的嫌疑。主检测官是有资质的,而其余人员就好像西方法庭的陪审员一样,并没有要求一定要有什么资质证明。

一开始,我也感到纳闷,一个堂堂的权威机构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(International Doping Tests and Management,简称IDTM),为什么会派出没有资质的人员做血检和尿检?要是孙杨当时不抗争,把血样和尿样给了这些人,而他们中途又偷偷拿去做手脚,怎么是好呢?后来,经过学习和了解才知道,这都是过虑了。

孙杨的申诉之路会很崎岖。即便他申诉成功,比如减少禁赛的年限,直至撤销裁决,他的精力和运动生涯也可能已经受到严重影响。

西方人的传统是:我会一直信任你,直到发现你有不可信任的行为,信任从此停止;东方人的传统是:我一直不信任你,你必须一直证明你是可信任的,这就是绝大多数人达不到的“止于至善”。

当然,对于IDTM来说,这方面或许今后可以改进,但并不构成孙杨抗检的合法理由,包括不提供尿样以及直接或间接地销毁了血样。至于孙杨是否“暴力抗检”,已经属于另一个话题了。

中国游泳名将孙杨被禁赛八年。我相信,很多人会有对立的看法。这种对立情绪将伴随孙杨的一生。

我觉得,即便孙杨继续申诉,对他比较不利的地方是:

人类历史上有很多冤案,人类历史上也有很多人利用司法的漏洞逃脱了惩罚。西方的“无罪推定”是司法的文明和进步,即宁可放过一千,也不错杀一个。

孙杨作为世界级顶尖的运动员,具有独特的个性。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独特个性的人,一般也没有任何可争议的本钱。很多有个性的人才常常会被没有个性的人(甚至是其他有个性的人)绊倒,从此一蹶不振。

二、IDTM以往并没有出现栽赃的案例,任何人不得用自己的臆想和推测来对抗大家都在遵守的规则;

一、IDTM的程序或存在缺陷,但是运动员抗拒检测是挑战该机构的权威、破坏规则的行为;

(作者是本地写作人)

不过,不遵守规则,孙杨就先输了一步。

不过,一般认为,即便孙杨对规则有怀疑,也必须先遵守,然后申诉。IDTM的程序可能存在瑕疵,但是运动员不能任性地抗检。这大概就是“人人必须遵守规则”的规则。

在没有有效证据的情况下,有些冤案是可以被搞成所谓“铁案”的;与此同时,有些看上去像是冤案的判决,则可能恰恰是正义的铁案。中国文革的时候,很多无辜的人都被“铁案”给冤枉了;中国改革开放之后,一些人利用各种法律的漏洞逃脱了惩罚,变成了大富大贵的所谓“成功人士”。

中西方有极大的文化差异,孙杨是游泳的名将;但是,他对于西方文化是不够了解的,甚至误解了西方文化。孙杨犯了西方人的大忌,因为他以前的确是有瑕疵的。